江苏常州富强村“小车”出国门百姓富起来

江苏常州富强村:“小车”出国门 百姓富起来

位于常州市中心城区天宁区的富强村,道路宽阔整洁,高楼错落有致。改革开放以来,依托常州城市建设发展的机遇,富强村从一个靠农田为生的村落变为一个靠产业发展、集体富足的新“城中村”,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幸福小康之路。

“小有所依,中有所学,老有所养,给富强人一个幸福家”,这是贲秋菊的愿景。她希望富强村的小康不仅是要让村民满意,更要让他们感受到幸福。

随后三年,富强村造出了液压手推车。“自从手推车进了广交会,我们这个小村就和外贸挂上了钩。”林机六厂老厂长邵岳兴回想起CBY-2手动搬运车刚刚研制成功时的情景,满是喜悦。“手推车做出来以后,整个村都带动起来做配套,大家的日子一点一点红火起来了。”

“考试考什么学校教什么就是真正的‘应试体育’。”季浏强调,在实施体育提分政策,形成整体趋势前,要警惕“以考定教”带来的弊端,“如果不将思想转变为‘以教定考’,‘100分’或许会加速学生对体育课产生负面情绪、甚至对体育项目丧失兴趣,产生与体育中考改革初衷背道而驰的结果。”

日前,教育部发布消息称,将强化体育、美育在学生评价中的占比。学校的体育中考要不断总结经验,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

根据《方案》,云南体育中考的100分由初一20分、初二40分、初三40分三部分构成。每学年得分均由上学期得分、下学期得分和竞赛加分组成;将考试由原来的“三年一考”变为“一年两考”,每学期均采用“随时考”和“定时考”相结合的方式;考试内容包括基础体能测试、专项技能测试、体质健康监测和竞赛加分4个部分。

两代富强人,合力把两台“小车”推出国门。1998年,林机六厂外销CBY-2手动搬运车18000台,价值1611万元;现如今,赵雪贤的“爱德力”平台车系列产品年出口额过亿元。

在发展的起步阶段,通水、通电、通路,成为富强村为百姓办实事的首要任务。已在富强村委工作了30年的贲秋菊,亲眼见证了村里从修路的钱都拿不出来,到如今有能力为村民办更多实事。

“我们的好多体育课是不出汗的,大多数学生学了12年,甚至14年的体育课,一项运动都不会。”国家中小学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研制组组长季浏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不少地方对单个技术和组合技术的考察,远远达不到正常体育比赛的基本要求,“考试除了考学生单个技术外,更应该考察学生的比赛能力,体育运动如果缺乏对抗和比赛,学生不仅无法完整掌握运动技能,也完全感受不到运动带来的体育精神和人格培养的锻炼。”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11日 04版)

“相比以往单一的以技能为主或以身体素质为主的考试,这个考试内容更加全面地反映了学生的体质健康和上体育课后的状态。”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考试时间的调整也给了学生在3年过程中成长的机会,考试将更加注重过程性,避免一考定成绩。

在钟秉枢看来,此次提升的是中考体育的分值,但需要随之作出反应的不仅是中学校园,例如,近视的预防、养成体育兴趣等需要从小学甚至更早抓起,高校的体育教育人才培养也必须与时俱进。“教师培养单位必须关注国家政策和实际要求的变化,在体育教师的培养中要有意识地增加相应的科学研究方法、技能测试方法、体质监控方法等,让我们未来的体育教师能很快胜任这些工作。”(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璇)

口袋鼓起来:三代人的三份喜糖

将中考体育从50分提升到100分,云南成为全国首个“吃螃蟹”的省份。在云南就《云南省初中学生体育考试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方案》”)举行听证会后,陕西省推出新的中考方案,同样增加了体育的比重。

据了解,富强村所在的茶山街道是“江苏常州健康养老服务业集聚区”,养老走在全市前列。富强村居家养老中心负责人林志益介绍,为丰富养老模式,富强村委向专业的第三方机构购买公共服务。2016年,居家养老中心椿熙堂建成投入使用,为村内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提供健康管理、社团文体活动、健康助餐等服务。

“重视学生健康非常好,但一定要明确体质健康不是单靠体育课就能解决的。”钟伟表示,希望“雨点”落下时,能对体育老师的课程评价加以明晰,“如果动作标准不达标是体育老师的责任,但健康指数需要学校、家长、社会和我们一起动起来。中考提分确实调动了体育老师的积极性,但大家重新认识体育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

1994年,富强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无田村”。没有了农田,就重点发展工业。1992年到1995年,富强村工业迅速发展,工厂数量增加到13家,工业总产值增加到几千万元,职工人数达到423人。1996年之后,富强村工业年产值超亿元。

“我是改革开放的第二代人。”1991年,35岁的赵雪贤也在给林机六厂做配套。由林机六厂搬迁留下的一台设备起家,赵雪贤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那台设备当时要1500元,够造一间房了。我找厂里的领导商量,用给他们加工零件的钱一点点抵扣,干了两年,机器终于是我的了。”如今,在常州恒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新厂房的一角,赵雪贤仍然保留着最初的那台机器。

增加体育中考分值,促进全社会来重视体育,从而引导学生积极锻炼,“既是无奈之举,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季浏表示,“有质量的体育课堂是让体育中考真正发挥指挥棒作用的基础”。

保障兜起来:小康生活多姿多彩

在富强村委建立的志愿服务“幸福积分”制度下,56岁的吴紫玉作为“幸福天使”志愿者的一员,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坚持每年献血。疫情期间,她主动报名参加抗疫志愿服务。在奶奶的言传身教下,6岁的孙女吴雨恬成为垃圾分类、光盘行动的积极参与者。

人社部副部长张义全称,6名医务人员不幸感染新冠肺炎死亡,他们对新冠肺炎预防和救治有巨大贡献,因新冠肺炎导致死亡的一线医务人员认定为工伤,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但在季浏看来,在等待政策“雨点”落下的过程里,体育老师可以先尝试改变现有的课堂,“不少学校的体育课是一种无运动量、无战术、无比赛的‘三无课堂’,体育课运动强度和运动量的安排离科学、有效还有不小差距”。

谁能想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典型的中心城区城中村还是田间阡陌、泥屋低矮的模样。村民们种田为生,望天吃饭。富强村党总支书记贲秋菊告诉记者:“如今的幸福生活,得益于改革开放,也得益于代代富强人辛勤劳动的积累。我们必须为村民盘活财富、守好幸福!”

“我们一定要把艰苦奋斗留下的财富管好,通过盘活资产,购买、置换了一批优质的商业资产。现在我们村的总资产有1.7亿元。有了稳定的集体经济收入,才能为村民办更多实事。”贲秋菊说。

“这是体育老师的高光时刻。”从教近30年的体育老师钟伟(化名)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长期以来,体育在升学评价体系中所占份额不高,正是各学校在增加课时、补齐师资、提升硬件设施等方面缺乏直接动力不可忽视的原因,但作为《方案》的执行者,这些需要时间清理的积弊也正成为他跟上改革步调遇到的绊脚石,“开学已经两个月,‘雷声’让我们很振奋,现在期待‘雨点’尽快落下。”

深秋,午后阳光照得人周身暖洋洋。76岁的邵岳兴正在自家的二层小楼门口,给路过的村民分发孙女的喜糖,逢人便说:“年轻时可想不到这样的幸福日子!我结婚的时候,一份喜糖里是8颗硬糖,一共4分钱,在我们村已经很体面了。现在我的孙女结婚,不仅有喜糖,还给亲朋好友搭配了西式糕点。”

希望“雨点”尽快落下

基层体育老师期待的“雨点”最先在于课时。“《方案》中对于学生的考核内容不是特别难,但要保证学生能达到考核要求,还需在一周三节体育课的基础上增加1-2节课,如果课时难以增加,希望能挤出下午放学时间给体育老师适当为学生补课。”钟伟表示,从教多年,他切身感受到学生体质“一届不如一届”,他以长跑为例表示,20年前女生800米满分为3分20秒,“现在已经调为3分38秒,很多孩子仍难达到,不提新生,初二的孩子还有不少连4分20秒都达不到,男生的情况更糟糕。”在他看来,如果再加上对运动技术的强调,势必需要学校给予学生更多运动时间的支持。

体育中考“考的是学校体育”

“中考体育绝不是像语文、数学、外语那样专注于检验课程教学结果,还包括了学生体质健康的部分。”钟秉枢表示,既然要挥舞考试的“指挥棒”,就需要扩大对中考体育的认识,“体育中考不是体育课的中考,而是涵盖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加上体育课教学效果的考试。”他进一步解释,“实际上是对整个学校教育工作的考核,对大体育观的考核”。

“我们为退养社员购买安康关爱行动老年人保险,为49个失地农民办理社保,将全体村民纳入城市医疗保险。退养老人每年生日会收到一个8寸的大蛋糕,每逢春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还会有300至1000元不等的慰问金。”

以足球考试内容为例,七年级为颠球、1分钟正面挡板传接球、运球绕杆射门;八年级为颠球、定点踢远、挡板传接球转身运球绕杆射门;九年级为1分钟正反挡板连续传球、定点踢准、两侧挡板传球接运球绕杆射门。若延续以往“以考定教”的情况,这样的专项技能测试很容易造成学生学习运动技能环节的割裂。

经济强起来:两代人的“小车”推出国门

但钟秉枢也注意到,在考试内容中有部分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中已经涵盖的内容,重复测试或许会加重学生的考试负担,他建议,可以直接引用体质健康标准测试的结果,把精力更多用于改革和强化专项运动技能的测试,“专项技能需要真正和‘掌握一两门运动技能’联系起来,而不是把运动技能割裂成运动动作。”

以“幸福家”党群活动建设为中心,椿熙堂居家养老、幸福家初心驿站、忆农园开心农场等活动载体,使全村老少都能找到学习、休闲、娱乐、交流的场所,过上幸福多彩的小康生活。(光明日报记者 苏雁 光明日报通讯员 吴秋阳)

1997年起,赵雪贤开始摸索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平台车系列产品。他把每年盈余资金的大部分都用来投入研发、购买最新的生产设备。2006年,“爱德力”平台车的技术日趋成熟,销往德国,并成为免检产品。

根据《方案》,体育中考的体质健康监测包括:体重身高指数(BMI)、肺活量体重指数、视力,这三项每学年监测一次。赋分方式是通过学生自身初一、初二、初三健康指数的纵向对比进行赋分。

这次落实到分数上的重视,是自2016年教育部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首次在全国范围内提出“体育成为中考必考项目”后,再一次对体育“第四主科”面貌的刻画。

“现在很重要的问题是家校体育工作做得不好,我们往前拉一下,家长往后拉两下,包括其他学科的老师也是一样,需要给体育更多发挥教育作用的空间。”全国学校体育联盟(教学改革)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毛振明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体育考试改革要考出体育在学生全面发展中应有的地位和功能,而且要有一定的强度和力度,才能把体育考到家长、学生、校长以及其他教育同仁的心里头去,要认可,要重视。”

然而,提50分是否能真正实现体育的“主科地位”?关键在于分数能否换来学校、家庭和社会对体育重要程度的认知,从而真正撬动学校体育的天平,帮助学生由“被动应试”向“主动锻炼”倾斜。

2010年,常州城市的提档升级再次给富强村的发展带来了机遇。一方面,通过城市改造、拆旧建新,富强村的产业发展开始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过渡。另一方面,通过资产重组与资源盘活,村集体资产不断增值保值。2019年,富强村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盈利后,村民人人都可享受到发展红利。邵岳兴与其他2647位村民一起,成了富强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的股民,一起参与村里的重大事项决策,共同分享集体资产收益成果。

(责编:(实习生 张玉)、何淼)

“提升课堂效率,分班上课也很重要。”体育老师薛丽萍(化名)表示,她所在的学校一度实行男女生分开教学,但随着体育师资紧缺和场地条件老化等问题显现,一位体育老师面对的学生数量陡增,教学效率明显下降,“一节文化课,老师出道题,所有学生可以同时做,但体育是室外教学,场地器材有限,老师还要逐一规范动作,这些特殊性需要学校给予更多关注”。她表示,如果校领导、文化课老师及家长无法尊重体育规律,仍按文化课的评价体系评价体育课,提高中考分数带来的“压力”也许会先于“地位”让体育老师感受到。

“如何做好专项技能测试特别需要技巧,否则就会出现不同年级学不同的考试内容,几年下来学生什么技巧都考了,足球考试分数很高,但依然不具备上场能力。”钟秉枢表示,“教改强调学科的教学需在情景中完成,因此,运动技能的考试如何把真实情景跟这些环节有效结合十分关键”。

奔向全面小康的每一步,富强村都精准地踏在改革开放的节拍上。1987年,富强村委与时任常州林业机械厂厂长周全兴商议,在原富强五金厂的基础上成立了“常州林业工程机械实业公司机械第六分厂”(以下简称“林机六厂”),自此拉开了富强村办企业大发展的序幕。

2020年秋季入学的云南初一新生将成为首批“体育中考100分”的践行者。这一消息对当值体育老师而言“痛并快乐着”。